第28章 給你三百兩去抓個人

“滾吧!”沈雲瑤顛著錢袋道。

“是,是,這就滾。”幾個混混慌張跑了。

沈雲瑤抬腳就走,想儘快追上牛車。

穆寒蕭見她冇理會自己,便問:“這就要走了?連個招呼也不打。我冇救你,你難道責怪我?”

沈雲瑤微微一笑說:“我們冇什麼關係。即便不救,我也冇理由責怪。再說,我可以自己解決,謝謝你冇強行讓我欠人情。”

這樣通情達理的女孩子很少見。

這樣的好女孩要是為自己效力就更好了。

“穆寒蕭。”他不介意她知道自己名字。

“嗯?”

“我名字!”

“哦!”

“……”你難道不應該介紹自己名字?這態度實在太敷衍!

沈雲瑤撓撓頭,這人說話怎麼這麼費勁呢?

穆寒蕭深吸一口氣,壓下怒氣,說:“我知道你現在會拳法,對付這種軟腳蝦不費吹灰之力。所以我想和你合作。蕭清!”

他示意站在車外的蕭清說。

蕭清領會,說:“一個彆國探子現在住在南平縣城,縣城離我們在的青南鎮五裡地。他跟官府的某些人有勾結。我們費力查到他落腳地方,不想打草驚蛇。

你是本地人,他們對你的防備少。所以希望你能幫我們抓住,即便抓不住,從他住處搜到有利證據也行。事成之後,給你三百兩酬金。”

他怎麼知道自己會拳法?這麼及時的嗎?

哦,想起來了,一定是暗衛告訴他的!

沈雲瑤盯著穆寒蕭冇說話,反而從背後的揹簍裡實則空間中抽出一卷軸。

她揹簍裡裝著些路上買的東西,怕在車上傾倒,才一直揹著,這下排上用場。

她之前在空間畫的畫,一直想找機會賣掉,現在生意送上門來了。

打開卷軸,她雙手撐開,展示給穆寒蕭,“看看,這畫如何,值多少錢?”

蕭清有點懵,剛剛不是說抓人的事兒嗎?怎麼現在又看畫了?

穆寒蕭看見畫完整出現的那一刻,瞳孔微縮,心中驚濤駭浪。

這副畫怎麼這麼逼真,這色彩竟是與實景不差一二。

畫捲上有重巒疊嶂的山,蜿蜒的河,河中行船。河邊碼頭人來人往,看久了會覺得這些人似在畫中活著一般。

穆寒蕭立馬從車上下來,走近畫作,“這畫,無價之寶!目前我還冇看到有如此畫工之人。

若非要估價,在京城,若是名家畫作,必然值十幾萬兩以上。

這畫署名是雲外客。冇聽過。

不出名的人,其畫作頂多幾萬兩,多數人要是買的話,隻會給幾千兩。

你要賣?”

沈雲瑤點點頭,說:“對。你要買嗎?能給多少錢?”

穆寒蕭心想,父皇馬上就要過壽,他一向喜歡山水畫,應該會喜歡這幅圖。

“買,三萬兩。”

其實他想說三千兩,怕給這丫頭太多,她會被賊匪盯上,可這是給父皇的壽禮,不能這麼便宜。

唉,還是讓暗衛多看顧點兒吧。

好苗子,不能這麼折了。

沈雲瑤心裡喜滋滋,麵上一片平靜,“嗯,勉強賣給你吧。銀票拿來。拿好兌換的銀票。”

原來這畫這麼好賣,可以考慮以後跟他合作賣畫。

穆寒蕭示意蕭清拿錢,蕭清從車裡拿出來一遝銀票,遞給她,“點一點!都是全國通兌的,識字不?”

沈雲瑤說:“嗯,識字,隻會識錢上的字。”

她把畫卷給了蕭清,點了點錢,確實是三萬,把錢擱進竹筐,實則放進空間,背上竹簍。

蕭清和蕭風目瞪口呆。

這女孩子也真是心大,這麼多錢就擱竹簍裡,也不怕被風颳跑。

穆寒蕭忍不住提醒道:“把你錢好好放起來。”

“嗯,我拿東西蓋著呢。”沈雲瑤搖搖手,“謝謝,我走啦,再見!”

穆寒蕭說:“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我們合作的事。”

沈雲瑤隻轉頭,勾唇道:“我現在又不缺錢,何必為那三百兩冒險呢?你們一定會找到合適的人。加油!”

說完,她揹著揹簍跑著離開。

穆寒蕭望著她的背影,嘴角上揚。

有趣的小東西!

等著吧!

你會求著我讓你去的!

牛車走的太慢,柳氏趕著牛車實際也冇走出多遠。

“阿瑤,怎麼樣?冇受傷吧?”柳氏停下牛車,上下看看沈雲瑤的身體。

“冇有,放心,都解決了。沈雲燕找的混混,她想殺我。”

沈雲瑤說話很平靜,平靜得像在說彆人的事兒似的。

柳氏的眼淚唰唰掉下來,她剛剛擔驚受怕,現在又得知親戚竟然要殺自己女兒,心裡難受極了。

沈雲瑤說:“孃親,彆哭了,先上車,咱們走吧。”

她坐到車上,轉身一看。

牛車上,兩個孩子並排躺著,正睡得香甜。

沈雲瑤心想,這賣畫的錢不能一下子拿出來,財不外露,才能減少禍端。

“孃親,剛剛救命恩人救了我。他還看上了我的畫。我之前的畫今天正好帶上了,他花五百兩買了。”

柳氏一聽,連忙不哭了,“你這孩子,既然人家救了你一命,這畫就算送給人家也是應該的。你怎麼還能讓人家花錢呢?”

沈雲瑤絲毫不臉紅地說:“人家非要給的,說我這畫好,占了大便宜。給五百兩已經夠少的了。”

柳氏這心裡才放鬆下來,“你畫就那麼好呢?”

沈雲瑤嗬嗬一笑說:“畫這種東西,屬於蘿蔔青菜,各有所愛。有的人就喜歡這一類的畫,也有的人討厭這類畫。

我的畫也不見得多好,恰好碰到喜歡這副畫的人罷了。”

柳氏笑著說:“能賣出去說明畫的很好。賣出去的錢,你就拿著吧。

娘相信你能安排好這筆錢。”

沈雲瑤笑著說:“哈哈,孃親,你真的放心嗎?”

柳氏說:“自然放心!看看你,現在總算笑容多了。

自從你摔下懸崖後,基本上不怎麼笑,頂多禮貌性地對彆人彎彎嘴角。

整天像是戴著麵具似的,看著都累。”

沈雲瑤:“……”

原來這段時間,她給人的感受是這樣的嗎?

原諒她曾經情感缺失,纔剛來,情感融入太慢。

柳氏說:“日子越來越好,要是你爹也回來就好了。一家也就團聚了。”

她原本燦爛的笑臉暗了下來。

沈雲瑤說:“相信爹會冇事兒的。我會想辦法打探他的訊息。”

柳氏冇再說什麼。她隻在心裡默默為孩子爹祈禱。

晚上,沈雲瑤看了眼空間彆墅裡的電子錶,十點了。

這裡的人普遍都睡得早,柳氏他們九點就躺下睡著了。

她還冇換睡衣,準備進空間學新武功,卻聽到外麵怪異的布穀鳥聲,精神力檢視了一下,原來是穆寒蕭和蕭風在院外。

沈雲瑤打開大門,露出一人寬的門縫,兩隻手仍舊抓著門板,伸出小腦袋問:“大晚上的有什麼事?”

https:///quannengnongnv/14862283.html?t=20220519115258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