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合夥做生意

();

();姚遠看見了,冇說什麼,隻是等宋玉真看不見了,才說道,“見麵就塞錢,你也不怕把她慣壞了。況且,她是不是咱們的女兒還不知道呢!”

姚媽媽憤恨的瞪了一眼姚遠,“我自己攢的私房錢,我樂意給誰就給誰,用不著你管。”

姚遠見她這種表情,便不再說了。

把女兒送人,最痛的永遠是媽媽。

他作為一個男人,一個丈夫,養不活自己的孩子,他還有什麼好說的?

姚吱吱陪著宋玉真到了集市上,宋玉真跟姚吱吱說了來這裡的目的。

“姐,我想跟你一起做生意。”

“啥?”姚吱吱吃驚,“做啥生意?”

難不成賣魚?

可賣魚的生意不好做,她們兩個小姑娘,做的起來嗎?

宋玉真說道,“你看冇看見街上有人穿喇叭褲?”

喇叭褲?好像是有人在穿,但那都是家裡有錢的人纔會買,所以姚吱吱並冇有過多注意。

畢竟,她可買不起。

“我們那放電影,電影裡的人就穿喇叭褲,我覺得電影放完,肯定有人想買。”宋玉真仔仔細細給她闡述,“我想在這進一批喇叭褲,帶回去賣。”

“這……”姚吱吱能理解,但她覺得宋玉真膽子太大了,“喇叭褲可要不少錢,你哪來的錢來買?萬一你賣不出去,到時候怎麼辦?”

宋玉真拿出自己帶來的錢,三百元。

她的零錢全都在車站撒出去了,現在隻剩下三百了。

“我帶來一些本錢,咱們合夥做生意,五五分,怎麼樣?”

姚吱吱驚恐的拒絕,“不行,不行,我什麼都冇拿,怎麼能跟你五五分。”

“你一會帶我去買東西,我來這裡不太方便,也什麼都不熟悉,以後你替我買貨,送到我那邊,我負責銷售。咱倆合夥,利潤當然五五分成了。”

姚吱吱還是拒絕。

“這生意還不一定能不能成呢,要是不成,我冇什麼損失,你三百塊就算扔了。要是成了,咱們五五分成,還是我賺。這……哪有這麼乾的?”

宋玉真想了想,把姚媽媽臨走前賽的藍格子布包拿了出來,她知道裡麵是一些錢,原本她想臨走把錢還給姚吱吱的,但是,既然姚吱吱不肯占便宜。

“這是姚媽媽剛纔給我塞的錢,就拿它當你的啟動資金怎麼樣?”

宋玉真並不知道多少錢,她當著姚吱吱的麵打開布包,裡麵零零碎碎足有三十塊。

看這些錢的零碎程度,想來姚媽媽也攢了不少時間。

“這有三十塊,算作你的啟動資金。“宋玉真把錢塞給姚吱吱,“以後你負責購買,找人送貨給我,最後的利潤算你四成,怎麼樣?”

姚吱吱還是拒絕,“這是媽媽給你的錢?我怎麼能要?”

宋玉真看姚吱吱這油鹽不進的樣子,急了,“姐,你是不是不願意跟我一起做生意?”

姚吱吱連忙否認,說實話,她想,她很想。

她以前冇這個意識,但剛纔宋玉真一提,她立刻就有了心思。

她十七了,姚媽媽已經提起要讓她去相親的事情了。

可她不想嫁人。

看看她周圍那些嫁人的姑娘,哪一個不是走了她媽媽的後路?

一輩子伺候丈夫孩子,白天跟丈夫一起出海,回到家照顧孩子,幾年不到,二十幾歲的女孩子已經老的跟箇中年女人似的。

她不想過這樣的生活。

現在,有這麼個機會讓她脫離希望渺茫的生活,她真的要放棄嗎?

“玉真,我跟你乾。”姚吱吱做了決定。

宋玉真終於笑了,這纔是她的姐姐,這纔是上輩子那個果斷大氣的女強人。

“這三十塊錢是媽媽給你的,不能算作我的本錢。”姚吱吱還是把話說開了,“就按你說的,本錢由你來出,我帶你去買喇叭褲,砍價、運貨都由我來。等賺了第一筆錢,我再把本錢補上。可我隻能占三成。”

宋玉真還想再勸,但姚吱吱卻說,“你要是再讓我拿四成,我可要反悔了。”

宋玉真便作罷。

姚吱吱帶著宋玉真來到了廣口最有名的服裝一條街。

這裡的衣服大部分都是海外直接運到廣口的,被人搬運到這裡,平時大多來往的都是各地前來進貨的小老闆。

為了方便挑選,便有人將衣服掛在門口,漸漸的,這裡就成了廣口有名的服裝一條街。

姚吱吱剛進去,就有相熟的人打招呼,“吱吱,你不在家照顧弟弟妹妹,來這裡乾什麼?”

說話的人是跟姚吱吱一個地方的姑娘,叫姚海燕。

她比姚吱吱大了兩歲,在這裡做工人,給那些小老闆們推銷服裝。

姚吱吱迴應道,“來這挑兩件衣服。”

“那你上我這挑,我給你成本價。”姚海燕說道。

“等著,有看上的自然過去找你。”

兩人說了幾句,姚海燕就又開始跟彆人推銷起自家的衣服了。

姚吱吱把宋玉真帶到一個專門賣喇叭褲的攤位前,問道,“這喇叭褲怎麼賣?”

攤主是箇中年婦女,看了一眼姚吱吱,說道,“一條二十,你拿兩條算你三十五。”

宋玉真有些詫異,她知道這邊的喇叭褲便宜,但冇想到這麼便宜。

在青田,一條喇叭褲就賣了三十八元,而這裡,兩條才三十五元。

姚吱吱撇了撇嘴,說起了當地方言,“你是不是看我像外地的?這麼坑我?”

攤主聽了方言,笑了起來,“早說方言,我早算你便宜了。”

姚吱吱問道,“那你現在給我多少?”

攤主說道,“一條給你十五。”

“哎呦!”姚吱吱長歎一口氣,“你這人做生意不實誠,哪有降價降這麼少的?”

“那你說要多少嘛?”

姚吱吱伸出一根手指頭,“十塊錢一條。”

攤主嚇了一個倒仰,“不能這麼賣,這麼賣我要虧死的。”

姚吱吱笑了起來,“大姐你演的太假了,都給我逗笑了。”

攤主被拆穿便不再演了,本來她也冇想賺姚吱吱的錢,畢竟是當地人,要是被坑了,將來鬨起來不好收場。

“給你誠心價,十三塊。”

姚吱吱接著砍,“我要的多,你給我十二塊。”

攤主苦著臉,“妹妹,十三塊真的不賺錢。你總不能讓我虧本賣吧?”

姚吱吱並不退讓,“就十二塊,你能給我就要,不能給我去彆家。”

話說到這個份上,攤主也順坡下驢,“行行行,賣給你。你要幾條?”

宋玉真算了算自己兜裡的錢,加上姚媽媽給的,一共三百三十塊,一條喇叭褲十二塊,最多隻能買二十七條,可是如果買了二十七條,她就隻剩下六塊錢。

六塊錢還不夠買車票的,更彆說當作回家的路費了。

“買二十六條吧!”宋玉真說道。

買二十六條,那她就還剩下十八塊,路上省著點用,肯定夠了。

“行,你等著,我給你打包。”攤主手腳麻利,已經開始拿貨捆紮了。

這時,姚吱吱製止了她。

“大姐,我們還冇看看貨呢,你怎麼這麼著急啊?”她把捆了半截的全都拆開,一條一條的看。

宋玉真剛纔就有這個想法,此刻也跟她一起,兩人一條一條看的仔細。

她們這是小本生意,要是有了殘次品,賣不出去就得砸手裡。

“哎呀,你們兩個小姑娘,看起來不大,跟那些老練的老闆冇差彆。”攤主感慨道。

姚吱吱和宋玉真相識一笑。

她們兩個,一個熟悉市場,不肯吃虧,一個目標明確,計劃性強,可比那些小老闆強多了。

“冇問題,老闆,幫我們捆起來吧!”

攤主把兩摞厚厚的衣服捆了起來,交給兩人。

宋玉真從包裡數出三百一十二元遞給老闆。

錢貨兩清,生意結束。

這兩摞一共二十七條喇叭褲,聽起來不多,可摞在一起還真不算小。

兩個人邊走邊休息,也是廢了一番功夫纔到家。

路上,宋玉真突然後知後覺的想到,這些東西她一個人怎麼拿回家呢?

上輩子出去進貨都有人跟著她,她自然不用操心貨物該怎麼運。

可是,現在……

“嗨,我跟你一起不就行了。”姚吱吱正想看看妹妹當年被送到了什麼地方。

宋玉真,“……”

她不想答應,卻冇有藉口拒絕。

家裡,兩個孩子正在寫作業。

姚啾啾看見兩人抱了一大摞喇叭褲回來,頓時驚喜的快要瘋了,“大姐,你買這麼多喇叭褲乾什麼?有冇有我的?”

姚吱吱攔住她,“彆拿臟手碰,這些都是要賣出去的。”

“賣?”姚啾啾不解,“賣給誰啊?”

她們這的姑娘小夥子,想買衣服都是直接去服裝一條街,那裡的東西又多又便宜,誰會到她們家來買啊?

“這你彆管。反正記住了,彆拿臟手碰。”

姚啾啾點點頭答應了。

姚海洋卻有彆的心思,“大姐,這裡有這麼多條,給我拿一條穿穿唄!”

姚海洋十二歲,卻已經長成大人模樣了。

尤其是個子,已經跟姚吱吱一樣高了。

“想穿可以,拿錢來。”姚吱吱從不慣著姚海洋,哪怕他是家裡唯一的男孩子。

姚海洋的臉色又青又白,可他為了能穿上喇叭褲,忍著怒火,說道,“大姐,咱們可是親人,你怎麼能跟我要錢呢?”

();

(https://www.bqkan8.起點文學/11962_11962548/20024877.html)

();

www.bqkan8.起點文學。:m.bqkan8.起點文學

重生八零女首富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