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深淵的呼喚

();

();不好!

周冬臣大感不妙。如果此刻被捲入常世幻界,就算對手隻是低級的伴世者,他也不可能戰勝,更何況是三個人。

嗖!

一聲刺耳的聲音響起。

周冬臣眼睜睜的看著那人將鑰匙插進自己的胸口。

噗!

那人的胸口像是了一刀。大股的鮮血從胸口噴出。

那人與同伴相互一視,不由得皺起眉頭。

什麼情況?

“帕薩克廝,杜娜踏跺額。”

二人順聲望去,看到周冬臣手中握著一個打開的紫色方木盒子。

盒子如八音盒一般發出聲響,但卻不是悅耳的金屬彈跳的聲音。是一種深邃沙啞的低吟,根本聽不懂它在說些什麼。

趁著這個空檔,周冬臣果斷拉開通往二層的安全通大門。

還好億達廣場層高數十米,蜿蜒的安全通道過一層就要九曲十八彎,他們剛剛好好來到第二層。

推開大門,周冬臣被眼前的一幕嚇得險些窒息。

整個樓層破敗不堪,牆壁斷裂,佈滿了一臂寬的溝壑,像是被粗壯的鞭子抽打過一番。通往上下層的電梯扭曲折斷,如同被巨大的手掌擰過一樣。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整個樓層被鮮血澆淋,死狀慘烈的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有的甚至掛在牆上。

宛如人間煉獄。

就在這時,一個如同遊輪一般的黑影從環形的樓層中間慢慢探出,兩雙翠藍色的眼睛忽然睜開。每一隻足足有一輛卡車那麼大。

眼睛像是來自深淵的魔鬼,如同猛獸見到獵物一般,直直的盯著周冬臣。

巨大的壓抑感襲來,像是被丟進了負壓倉中一般。被無形的空氣擠壓的透不過氣。

“這,這是什麼?”

周冬臣小聲的問道。結果無人應答。

周冬臣側目望向小表妹。

卻發現小表妹脖子上空空如也,小股的鮮血從動脈噴出。灰色的運動服已經染成深褐色。而她的手,卻死死的拉著周冬臣。

“表哥,你怎麼了?”

周冬臣兩頰冷汗直冒,渾身顫抖。

順聲望去,小表妹的頭顱正麵目猙獰的在自己腳下看著他。喃喃低語。

“啊!”

周冬臣大叫一聲,巨大的恐懼感襲來,如同洪水一般將他淹冇。險些喘不上氣。

“表哥!表哥你怎麼了?”

一聲急促打的呼喚在耳邊迴響。

周圍的景物像是馬賽克一樣瞬間模糊,扭曲,漸漸地亮起了光。

一切都和平常一樣,晝亮的燈光,各種店麵的門牌燈光,動感的音樂相互糅雜,熙熙攘攘的人群絡繹不絕。隻不過,因為周冬臣的尖叫,許多人正駐足凝望著他。

周冬臣兩腳一軟,瞬間卸了全身的力氣,癱坐在地。嶽萌萌趕緊摟著他的臂膀,他這纔回過神。

原來一切都是幻覺。

如此逼真的幻覺!

啪!

手中的紫色盒子自動的關閉。

“呼呼呼呼!”

周冬臣大口喘著粗氣,這纔想起“深淵的呼喚”這件道具是一件代價類道具。在令對手道具失效的同時,自己會陷入幻覺之中。

太可怕了,險些被幻覺吞噬。精神錯亂。

周冬臣捂著嘴,心中一陣後怕。若果剛纔對手的道具不是b級以下的,那麼自己就會在幻覺中迷失,任人宰割。

這樣對賭,風險太大了。不可以輕易使用。

周冬臣默默的將盒子攥在手心,生成氣旋將其納入。估計很長一段時間,他都不會在使用這件道具了。

“這是,嶽萌萌吧。”

“對,對,是本人。是本人。”

“他摟著的那個男人是誰啊?”

“臥槽,鬼畜表哥!”

“天啊,真是那個鬼畜表哥周冬臣。難道網上說的是真的,他們在談戀愛?”

“快,快,快拍照。我手機呢。”

“親愛的寶寶們,阿婆主現在在億達廣場,我親眼看到鬼畜表哥和我們的國民妹妹在一起。現在我把鏡頭轉給你們。”

周冬臣剛纔一聲尖叫,瞬間引來無數人的關注。有人一眼就看出了嶽萌萌,跟著就認出了周冬臣呢。

今天的兩個頭條人物,居然明目張膽的在逛街。

氣氛瞬間沸騰,有拍照的,有錄短視頻的,更有甚者,直接開啟了直播。

嶽萌萌趕緊將眼鏡摘下,重新戴上。

但是在周冬臣眼中,一切都冇有變化,還是嶽萌萌本人的樣貌。存在感和樣貌冇有絲毫變化。

怎麼回事?

對了是道具。

周冬臣回想起來,這件坑爹的道具是無差彆取消道具功能。不是說十秒麼?

難道是關閉盒子的後的十秒?

想到此處,周冬臣眼前的樂萌萌的存在感突然變得稀薄,漸漸的,他娟秀稚嫩的臉龐慢慢的隱去光彩,讓人琢磨不輕。

“怎麼,怎麼感覺不太像嶽萌萌啊。”

“對啊,感覺有點像又不太像。”

“但是,那個絕對是鬼畜表哥吧。”

“冇錯,冇錯。泡著樂萌萌還敢勾搭其他女人。”

“呸!渣男!”

眾人眼中的樂萌萌突然變成陌生人,大家開始一致聲討周冬臣。

不是,我冇有。

周冬臣心中極力狡辯,恨不得長出一千張嘴。再讓這幫混蛋們傳下去,明天妥妥的又上頭條了。

以後還怎麼找姑娘,估計海鮮商人都看不上我了。

他無聲的呐喊,緩緩的從恐懼中走出。

就在這時,安全通道大門再次打開。

一個穿著褐色短袖的男人,扶著一個穿著白色t恤的年輕人走出。年輕人白色t恤被鮮血染紅,胸口直刷刷的插著一根金屬物。

“啊!”

“殺人了,殺人了!”

一陣驚呼,眾人的焦點突然轉移到兩個伴世者的身上。

眾人紛紛後退,與步步逼近的兩人始終保持著安全距離。

周冬臣則拉著小表妹的手,趁亂混進人群中,朝著一層走去。

冇走多遠,就聽到身後慘叫連連。

二人站在扶手電梯上,看到二人為了驅趕人群,竟對著眾人拳腳相加。

其中那個胸口插著鑰匙的人,更是將一個小女孩整個拎起,想要將她拋下樓去。

而另一個人則是隨意毆打著幾個想要救回小女孩的見義勇為者。

幾個具有正義感的普通人在伴世者麵前,如同冇有反抗能力的家畜,被隨手一揮,直接打的倒地哀嚎。

但是並冇有治他們於死地。

這點著實讓周冬臣有些疑惑。因為他們已經不是普通的人類,現世的法律根本不可能製裁他們。隻要他們願意,殺掉幾個人應該很隨意。

但是他們並冇有這做。

難道有限製?

“啊啊,媽媽!”

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哀嚎,因為她已經被拎在空中,隻要那個插著鑰匙的人一鬆手,小女孩就會從二樓落下。這麼高的樓層,後果可想而知。

就在這時,一層的人們也發現的異常,紛紛朝著小女孩身下湧去,前來圍觀。

他們是衝著我們來的。

“我在這裡!”

周冬臣大聲呼喊!

();

(https://www.bqkan8.googlebot文學/64480_64480747/20006049.html)

();

www.bqkan8.googlebot文學。:m.bqkan8.googlebot文學

我居然是神二代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