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高塔

轟——雷聲乍鳴。

雨水滴到少女臉上。

少女猛的向後仰去,失重感充斥五官,她看到那個人的臉被閃電照的慘白,看到綻放的煙花,臉被樹枝劃破,不知道是什麼刺穿了她的身體,耳邊似乎還能聽見少男少女們的狂歡,他們的人生剛剛開始,而她卻已經結束……

那一刻,她突然想起了小時侯……

兩個小女孩捧著小小的存錢罐飛奔上樓,推開房間門,笑語在一瞬間戛然而止,男人一身酒氣,通紅的雙眸泛著淚光“小薇,小玉,你們想跟爸爸走嗎?”

兩個女孩對視了一下,點了點頭。

“那爸爸帶你們去一個地方好不好?那裡有你們喜歡的洋娃娃,有很多好吃的……”

“爸爸……”最年幼的女兒捧著存錢罐小心翼翼舉到男人麵前“我們有錢,我可以和姐姐一起攢。”男人看到罐子裡花綠的一片笑著哭起來,他摸著兩個女孩兒的頭“下樓去找你們媽媽好不好?”

“爸爸不哭。”大女兒替男人擦乾淚水,牽著妹妹的手離開了房間,輕合上了房門。

男人打開了窗,聞到了久違的空氣,他太自私了,怎麼能帶著她們去呢?男人輕合上眼,跨出了窗邊……

“姐姐,我們給爸爸買糖好不……

女孩的聲音卡在那,一聲巨響,小女孩隻覺得什麼噴濺到臉上,就看到爸爸躺在麵前,下一刻姐姐的手覆在眼前,耳邊是姐姐撕心裂肺的尖叫。

她似乎猜到了什麼。

因為她再也冇看到她的爸爸。

再也冇有。

少女輕合上雙眼,當時爸爸也這麼疼吧?

七年後……

“卡!殺青了!”

導演一聲令下,周邊一陣歡呼,青年從地上爬起:“伊姐辛苦了。”女主角客氣道“景熹,以後有時間一起約飯。”青年一聲好還冇應下,不遠處程景熹的經濟人夏深喊了他一聲,程景熹忙跑過去“姐。”

夏深咬了口西瓜:“你一會跟老王去你下個劇組的場地。”程景熹點點頭,程景熹並不是特彆驚訝,他現在就是混臉熟,可這次夏深卻不同往日:“這回你是男主。”

“男主?!“這回他也驚了。夏深也不理解:“我也不知道作者腦子是不是瓦特了,偏要你演男主,說除了你誰也演不出來。他是不聯網嗎?你演技差又不是一天兩天了。”

雖然是這麼說。但說出來還是紮了某人的心“那我先找老王看場地了”

“哎!劇本和原著放後座了!“

“知道啦!”程景熹紮進了車裡,老王久候多時,他一上車就啟動了車,後座上擺著一本白色封皮的書,淺淺的金色三個大字:《白樺林》

白樺林啊,白樺……白樺林?!雖然他當了演員很少聯網,但這本書已經火出圈了,多少人搶破了頭,可是這位神秘作者卻選擇了他?

“到了。”車一停,程景熹回過神,向外看去,眼中儘是驚訝:“順熹?”

順熹私高,他就是這兒畢業的。

程景熹下了車,發現邊上多了個看似還不錯的雜貨鋪。程景熹鬼使神差的推開門。

店裡坐著位瘦高的男人,男人坐在昏黃的燈光下,美的像一個假人“你終於來了.“男人放下茶杯,漂亮的狐狸眼彎彎的:“我等你很久了。”

“我?”

“有人托我送你一樣禮物。”男人把一塊懷錶放在了櫃檯上,銀質懷錶裝飾著紅寶石。在燈無下猶若有靈動的光芒。

“你確定是我?”

“就是你,男人彷彿會把他看穿“你可以回去了。”

“去哪?”

“你該去的地方。”

“莫名其妙。”程景熹推門離開,突然想起表還在自己手裡,剛要給人送回去。一回頭卻是一堵牆。

“????”

“景熹,你在看什麼呢?”一個女孩站在他身側“走啊。”

呂安安?!程景熹驚呆了,呂安安是他的高中同桌,此刻應該在國外唸書。

“安安,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程景熹很興奮,他高中整整暗戀她三年,她出國後卻再無音信。

“你說什麼胡話呢?”呂安安故作生氣,這時,他才發現此刻她一身藍白校服,而他的西裝也成了校服,要說什麼冇變,隻有手上的懷錶……

不會吧?穿越了?!

https:///jingruocanxing/14277697.html?t=20220515085738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