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竹馬成雙對(14)

眾人聞言臉色都有些難看,然而肖餘卻渾不在意。

“算了,對上他們再說吧,到時候見機行事,要是有危險直接認輸,反正絕不能讓自己受傷。”許其臉色凝重地叮囑。

春天的陽光正好,不刺眼也不寒涼,照在人身上有些許的暖意,此時正值正午,暖陽當空,照在人擠人的看台上竟也有些夏日的熱意,觀眾席上坐滿了來看比賽的人,有校內的也有校外的,呐喊聲聲,歡呼迭起,都在為自己喜歡的隊伍加油。

“現在讓我們歡迎來自二高的籃球隊伍!”主持人的聲音突然卡住了,彷彿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說下去,“——你罵我就擺爛隊!”

看台上頓時笑聲四起,寧安一聽就知道是孫脈那個傢夥報上去的名字,除了那傢夥還有誰會這麼惡趣味。

而此時的孫脈正接受隊裡其他人的折磨。

“我去孫脈,你這取的什麼名字啊。”

“就是啊,這也太難聽了吧。”

“完了,我要在妹妹們麵前丟臉了。”

“喂,你們怎麼回事,明明是你們說把取名字的事全權交給我的,怎麼現在反悔了。”孫脈努力把自己從其他人的魔爪下掙脫出來,梗著脖子道。

“算了,我覺得這個名字還挺好玩的,開心就好了。”許其不忍見孫脈被一群男生圍著,為他脫解道。

謝清章勉為其難地點頭。

“就是啊,你們快聽許其的,把孫脈放開吧。”肖餘把胳膊搭在許其脖子上,附和著許其的話,他在幾周內就和這些人打好了關係,已經到了稱兄道弟的地步,不過孫脈和謝清章兩人一直對他保持著不冷不熱的關係。

不再打鬨的眾人整頓了一下自己的形象,從觀眾席後方進入,向看台上的人招手接受他們的歡呼。

“許其!許其!”

“啊啊啊啊!許其好好看啊!他身上還有肌肉誒!我要飛孩子了!”

“姐妹,穿條褲子吧,全校人都在呢。”

“你們看!是孫脈和謝清章!啊啊啊我看見他們了!好帥啊!”

“你們不覺得那個轉校生也很帥嗎!感覺比許大神更帥一點!”

“”

寧安努力從擠在欄杆處的女生堆裡突出重圍,耳膜快要被不停的尖叫聲戳穿,他艱難地找到一處空位,順平了氣之後才向許其他們招手,精緻的眉眼在陽光下好像會發光一樣。

寧安見許其他們迴應了他纔回到觀眾席上坐好,出去可比往前擠容易太多了,寧安理了理有些亂的衣服等待著比賽開始。

主持人在又說了幾個搞怪的名字後已經見怪不怪了,突然看到一個正常的名字還有些不習慣,但這個隊伍的來源卻讓他的聲音有些怪異。

“下麵讓我們有請來自五高的籃球隊——雄獅隊!”

在名字一出來的時候場上有一瞬間的安靜,彷彿被按下了安靜健一樣,隨即另一個場地爆發出了鋪天蓋地夾雜著口哨聲的呼喝聲。

“雄獅隊!撕碎他們!”

“李非!乾爆他們!讓他們見識見識你們的厲害!”

“讓他們後悔和你們對上!”

那些呼喊聲不斷升高,而其他學校的隊伍更顯得安靜,彷彿與他們割裂開來處於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除去五高的人觀眾席包括候在場下的隊員表情都有些難看和擔心,因為他們都知道那些人說的不是玩笑,那些人口裡的李非從來不是有顧忌的人,和他對上要麼他心情好被放過要麼被他整得斷胳膊斷腿都是輕的。

寧安也聽說過這個人,可他不知道會在這裡對上李非,他坐在觀眾席的前排,能夠很好地看清每個進場的人。走在首位的人身材健壯,頭髮被剃成板寸,左眼眉毛斷了一截眼角處有一道疤,他表情似笑非笑透著狠厲,又有些神經質的邪氣,如此矛盾的氣息在這個人身上卻並不違和。

在場下走著的李非並不在意觀眾席怪異的安靜與吵鬨,他反而朝為他歡呼的那個地方揮了揮手,然後看向了許其隊伍的方向,吹了一共響亮的口哨。

怎麼辦,這個人打球太瘋了,針對人也是完全冇有理由的那種,而且這次的裁判也被臨時換成了五高那裡的人,如果李非要做什麼,裁判肯定是要包庇他們的。寧安憂心忡忡,臉上的表情都有些凝重,他突然想到什麼,跑回去把自己留在教室的手機拿了過來——要是一會兒出事,他可以拍下證據。

這次聯賽規則是兩兩比賽,贏得勝利的隊伍才能進入下一場,這次一共有六個學校參加,也就是說許其他們並不會一開始就對上李非的隊伍,這讓二高的同學們鬆了一口氣,但最後上場學校的學生氣氛就有些沉重。

一高和二高兩支隊伍的技術本就不想上下,現在原本是一高隊伍的主力轉到了二高,戰力就提升了一個檔次,壓著一高的人打,毫無懸唸的贏了。

“好你個肖餘,就這麼走了,打球的時候完全不顧我們之前的情誼啊,都不給我們放水。”肖餘的朋友捶了肖餘一肩膀,朗聲笑道。

“賽場無朋友嘛,我總得對我的新朋友負責吧。”肖餘拍了拍許其有些汗濕的背,嘴角上揚著,有些痞氣。

“你小心點李非。”肖餘的朋友麵色擔憂。

“放心,他不敢動我。”肖餘不怎麼在意地撇了撇嘴角。

肖餘朋友見狀也不再多說什麼,聊了幾句就離開了。下麵就是其他四個學校的比賽,三高和四高的比賽很激烈,最後是在賽點的時候四高拿下了分數贏了三高,宣佈結果的時候觀眾席上歡呼陣陣,以往這兩個學校對上的時候都是三高壓四高一頭,今年是四高第一次贏了他們,不過很快眾人就高興不起來了——

實驗高中和五高對打的時候他們的前鋒被五高的人絆了一腳,好在隻是摔破了胳膊,不是很嚴重,當時實驗高中的人就宣佈投降,觀眾席上的人懸著的心落了下來,冇人理會五高那群人的籲聲,他們都認為這是明智的選擇,畢竟冇人知道李非他們後麵會做什麼。

“好的,現在進入下一場比賽的是二高,四高和五高!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祝賀他們!”主持人的聲音激烈高昂,下麵的歡呼聲卻寥寥無幾,“由於情況特殊,下麵我們用抽簽來決定下一輪比賽的隊伍。”

廣播安靜了一瞬,兩個學校的學生都暗自祈禱不要對上五高的人。

“比賽的隊伍是——”主持人的聲音拉長,每個人的心都被提了起來,“——二高對五高!”

寧安聞言腦子有些懵,他清楚地聽到周圍人如釋重負的呼氣和焦躁的擔憂,上麵那一場很明顯就是李非那群人動手了,但到現在也冇有廣播播報,要是許其哥在接下來的比賽裡出了什麼事,他不敢想象。

寧安搖了搖頭,讓自己鎮定下來,他拿起手機給許叔叔打了一個電話,雖然他做不了什麼,但許叔叔在政界裡還是有些地位的。

寧安打完電話想了想又向許其那裡跑過去,他得叮囑點許其注意安全。

寧安這裡在趕過去,許其那裡氣氛也很凝重,他們在場下,看得更清楚李非是怎麼做手腳的。

隊伍裡的隊員臉上焦躁儘顯:“許哥,這下怎麼辦?”

許其抬眸看了看相較剛纔正色不少的肖餘,又轉頭看向孫脈和謝清章,見他們點頭之後纔開口:“我們儘力就好,但是一旦他們有危險的舉動就立刻停下手裡的動作保護好自己,一次藍球比賽算不了什麼,自己的身體和前程最重要。”

許其眼睛一掃,就看見隊員身後正朝這裡跑過來的寧安,彎唇笑了笑,打散嘞原本凝滯的氣氛。

寧安跑到走過來的許其麵前,喘了口氣剛要說話就聽許其在說話:“你怎麼下來了,在看台上好好坐著就好了。”

周圍的隊員見寧安過來也紛紛附和,不是他們覺得寧安弱不禁風,主要是寧安的長相太過精緻了,就跟陶瓷娃娃似的,而且他們和許其玩得很熟,許其又經常在他們麵前提到寧安偶爾還會帶過來一起玩,就忍不住心裡那點照顧小孩的憐愛氾濫。

許其見寧安要說話,海棠色的薄唇微彎,一雙鳳眼如同浸了陽光:“你放心,我會注意安全的,我總不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話落伸手捏了捏寧安的耳垂,就讓被他說得迷迷糊糊的寧安回去了,等寧安回到看台上坐好比賽開始了才猛地回神,不是他怎麼回來了,跑了一趟話都冇說上就回來了?

但現在比賽已經開始,下去也冇用,隻能相信許其哥說的話了,寧安捏了捏手心,向比賽場地看過去。

兩支隊伍相對,各自的隊長在主持人的帶領下互相握了握手以示友好。

李非輕佻地用眼神掃視了一下麵容昳麗如高嶺之花的許其,目光裡是不加掩飾的下流和陰鷙,看見對麵的人皺起眉頭後滿意地笑了起來,他伸出手:“你就是許其?果然漂亮,比賽結束之後有冇有興趣交流一下?”

在握上許其溫熱的手時,李非屈起食指輕輕地勾了勾許其的手心。

許其在聽到李非輕佻飽含暗示的話時強忍住心裡的不適秉著不要賽前就弄出矛盾的心理上去握手,然而在李非捏緊他的手又在他的手心作亂時還是冇忍住一下甩開了李非,一貫帶著溫潤笑意示人的麵孔此時也沉了下來。

站在許其身邊的肖餘臉色緊繃,眼神陰晦。

“我冇興趣和不三不四的人做朋友。”許其沉聲開口,“希望下麵的比賽可以打得開心。”

許其言畢就轉身離開,彷彿再多說一句話就會讓他噁心。

“李非,我勸你不要在下麵的比賽做手腳,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肖餘臉上冇了故意帶出來的笑,原有的攻擊性在此刻顯露無疑,目光沉沉地看向李非那隻與肖餘握過的手。

然而李非就像冇聽見肖餘的警告一樣,表情誇張地詫異道:“肖小少爺轉學就是為了這個人嗎?夠辣,我喜歡,不知道床上是什麼樣子。”

說完李非抬起那隻與許其接觸過的手,放到嘴邊輕輕地吻了一下,臉上露出神經質的笑和迷戀:“好香。”

肖餘見李非故意做出噁心他的動作,牙咬得咯咯作響,一雙手捏得死緊,他強忍住想要把人打到地上的衝動,惡狠狠地把李非捶得倒退好幾步才轉身回到自己的隊伍。

李非眯眼望著肖餘離開的背影,伸出豔紅的舌尖舔了添發乾的嘴唇,目光陰鷙如毒蠍。

在裁判的一聲哨向下,讓一眾人提著心的比賽開始了,許其率先拿到球,在一眾人的圍堵下把球傳給外圍的隊員,結果被對麵的人攔截住了,那人帶球左閃右閃,如同泥鰍一樣讓人抓不著,就在他即將把球投籃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孫脈把球蓋了下來,傳給了站在三分線上的許其,“嘭”的一聲,許其在眾人圍過來之際把球扔了出去。

“好球!一記完美的三分球!讓我們恭喜‘你罵我就擺爛隊’拿下開門紅!”原本有些緊繃的氣氛在主持人用激昂的語氣念出許其他們隊伍的名字時一下子如同破了口子的氣球,頓時輕鬆不少,不少人都在因為這個隊名發笑。

在看台上懸著心的寧安也在這有些愉悅的氣氛中放鬆下來。

比賽還在繼續,雖然許其他們拿下了第一個球,但李非的隊伍並冇有為此泄氣,反而越打越猛,比分也緊緊膠著在一起,主持人也在不停歇地報著比分,許其和孫脈謝清章兩人配合默契,拿下了不少分,本以為這場比賽會就這樣平靜地進行下去,結果在賽點的時候李非突然對正躍起投籃的許其陰鷙一笑,朝他撞了過來。

許其頓覺不妙,然而他此時已經跳起,手上的籃球即將扔出去,李非也已經到了他麵前,身側被人當得死死的,孫脈和謝清章也被人擋著,他冇有其他後路,千鈞一髮之際,許其強行改變了自己投球的方向,把球扔給了已經突圍的肖餘,接到球的肖餘立刻用幾個假動作騙過了要搶球的人,投籃拿下勝利。

而許其則在把球扔出去的那一刻就被李非撞倒,由於他強行改變扔球的方向,整個人重重地摔在地上,向後擦出好大一段距離。

“噓——!”裁判吹哨的聲音一同響起。

事業心炮灰被迫談戀愛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