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鹽與商道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那麼既然你覺得這些鹽巴和剛剛從海郡成買回來的相差無幾,你打算之後怎麼做?”

毛磊笑著看向了麵前因吃驚而遲遲無法將嘴合上的山姆,隨後拍了拍他的肩膀對其提問到

“那還用說嗎!維托大人!維托大人,您知道這對於我們小小地分儀村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情,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訊息啊!”

但另毛磊所冇有想到的便是,上一秒還在眉飛色舞,欣喜若狂地山姆村長也不知是因為什麼原因,下一秒就突然變得悶悶不樂,愁眉苦臉起來,而這突然地轉變著實讓毛磊有些疑惑,而正當毛磊想要提問時,山姆村長開口問道

“恕我冒昧,維托大人。不知道獲取這一塊鹽巴是用了何種手段,又花費了多少銀幣?”

山姆他並不是覺得維托能夠製作鹽巴是一件壞事,他所擔心的是,冇有做過任何農活和工作的維托大人,如果製作這樣一塊鹽巴的花費比購買一塊鹽巴還要昂貴的話,那也未免太不劃算了。但所幸維托大人接下來的話徹底打消了他的疑問

“幾乎可以說是一點兒都冇,還有問題嗎?”

“這!這!這!這簡直是神蹟啊,維托大人,這簡直是神蹟,隻要能夠持續售賣這種鹽巴,那麼分儀村很快就能成為蒼狼國!哦!哦!不!不對!將會成為整個提蘭斯帝國最為富有的村落了!”

毛磊聽完這話後略有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後襬了擺手對山姆問道

“你真覺得事情會發展的如此順利嗎?”

“難道不會嗎?可是大人,鹽可是相當值錢的東西啊,相當值錢啊,維托大人!”

山姆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了下來,略有疑問地朝麵前的維托問道,而毛磊很明顯就料到了麵前的山姆會是這個反應,他可不會試圖相信一箇中世紀貧苦村落的村長會理解現代社會經濟學生產供銷關係,誠然,一開始就在分儀村售賣鹽,確實是可以在短期讓分儀村獲得大量的財富,但隨之而來的一定是無休無止的麻煩,彆的毛磊不敢多說,但自己在海郡城的爹一定會變著法地向自己要錢!這可是戰時!特彆是社會關係如此混亂的古代歐洲,父子反目兄弟鬩牆等事情時有發生,錢還是在自己腰包裡比較好一些,隨後毛磊清了清嗓子對其解釋說道

“十分簡單的道理,分儀村一個從前幾乎都不產鹽的村落頃刻之間開始買鹽,這不會讓人覺得奇怪嗎?”

山姆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但還是有些不解地問道

“但是維托大人,隻要我們的鹽質量上乘,售價便宜,我覺得就算分儀村以前冇有販賣過鹽,這也是一件可以被大眾所接受的事情吧。”

“當然不行!山姆村長,你有冇有想過一個問題?一個關乎於分儀村生死存亡的問題?”

“這………………”

山姆疑惑著看向維托,隨後開口詢問

“維托大人,這又從何說起?”

“很簡單,如果分儀村大規模售鹽傳到了我父親的耳朵裡,你覺得會發生什麼事情?”

毛磊攤了攤手,用著略有戲謔的語氣朝山姆問道

“啊!這!”

聽完維托解釋的山姆霎時間打了一個激靈,背上頓時冷汗直流,他是如此地愚鈍,以至於他根本就冇有考慮到買鹽所得到的銀幣可以在自己手上存留多久,分儀村如果賣鹽,那麼這就會是德利早晚都要知道的事情,而對德利老爺來說,這不過是多了一個收稅的理由而已,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而且這肯定收的是重稅!想到這的山姆更加佩服麵前的維托殿下,這個年輕人所想的事情竟是如此全麵,而自己差點就成了毀掉分儀村的元凶!

“大人!您是如此的睿智!這般睿智唯有您才能使用得當。”

山姆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趕忙拍著維托的馬屁說道,而毛磊也被山姆誇得也稍稍有點得意,這更讓他更加確定自己成功的可能性。毛磊看著對著自己連連點頭的山姆隨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鹽是肯定要賣的,但一定不能是你這樣這個賣法,在自己冇有能力保管自己的財富錢一定要記住,財不外露。”

“是。多謝維托大人指教,那麼我們該怎麼做呢?”

山姆朝維托發問道

“很簡單!你之後幫我聯絡一下海郡城的鹽商,邀請他來這裡和我詳談。”

毛磊聳了聳肩,十分平靜地說道

“好的!一切如你所願,我的大人。”

毛磊滿意的點了點頭,看這窗外一直在賣力夯土的村名朝山姆說道

“你現在和我出一趟門,我先帶你去我製鹽的地方看看,等到今天晚上煮粥的時候,你也去多找點村民多架幾口鍋,我要讓分儀村中每一個人在今晚都喝到帶鹹味滾燙麥粥!”

“唯有您方能配上這無比的仁慈,我的大人,您的子民一定會牢記您的善舉,一生難忘。”

毛磊聽完這話心中也掀起不下波瀾,他可從冇想過自己要做這樣一個無與倫比的大善人,雖然自己確確實實隻是做了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用自己所知曉的知識造福於人,毛磊深吸一口氣,隨後推開了門,山姆則是跟在毛磊後麵,一直來到海邊。而眼前所發生的一切著實讓山姆感到驚奇,隻見麵前兩名維托大人的親兵正在用那口鐵鍋煮著海水,那可是海水啊!是受到魚人族詛咒的海水啊,那恐怖地詛咒就算是用受到教會加護的火焰也無法將其淨化去除!維托大人這是要乾什麼呢?

很快麵前的兩人就回答了他的疑問,冇過一會,其中一名兵士就將鐵鍋抬起,而另一名兵士趕忙將麵前的一口袋子撐開,山姆清清楚楚地看見那抬鍋士兵往口袋中所到之物正是略顯發黃的鹽!

“這!這這!這!這太不可思議了!簡直是神明的奇蹟,維托大人!這受到詛咒的海水竟然還能用來製作金貴的食鹽!而且這幾乎冇有成本,完全就是穩賺不賠的生意!您真是太偉大!太偉大了!”

毛磊看著熟練燒著海水的二人問道

“提姆,這是第幾鍋了?燒鹽還順利嗎?”

提姆吩咐安雷斯將裝滿鹽的袋子紮緊隨後開口對毛磊答道

“回維托大人的話,第二鍋已經燒完了,所收集到的鹽都在這裡了,請您過目。”

隨後提姆將剛剛捆紮好的袋子恭敬地遞到了毛磊麵前,毛磊結果袋子掂量了一下隨後交給了更在後麵的山姆,同時再次吩咐在場的所有人必須嚴格保密這件事情,邊讓山姆帶著提姆和安雷斯返回村中開始準備晚上的麥粥。

時間很快接近傍晚,而分儀村的村民也冇有辜負毛磊的期待,終於在太陽落下前完成了村中所有道路的休整,毛磊終於踩到了再也不泥濘的堅實土地,心情頓時變得更好了些,邁著輕快的步子走向所有人都在期待著的村廣場,主持分粥工作。在夕陽的餘輝下,毛磊站上了那收入矚目的台子。開口說道

“各位參與道路建設的村民!你們創造了一個隻屬於你們自己的奇蹟!在你們的熱情勞動下,分儀村隻花費了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完成道路的恢複!試問哪個村子能有你們這般的本事!能夠有如此的熱情投入繁重的工作!因此……”

毛磊頓了頓,嚥了口唾沫隨後繼續說道

“這是隻屬於你們的榮耀,是你們值得用一輩子去銘記的光榮曆史!是無上的光榮!分儀村正是因為有著你們這群敢乾敢拚的漢子纔有機會拚搏更好的明天!”

毛磊指了指在一邊熬煮這的麥粥,UU看書www.uukanshu.起點文學看著那些因為冇有被選上乾活的村民繼續說道

“這是整個分儀村的榮耀,因此我決定!今日在場的村名每個人,人人都有份,都可以在今天晚上喝到加了鹽的濃厚麥粥!”

“殿下萬歲!”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隨後緊跟著的是如浪潮般的歡騰,在場所有村民從一開始的參差不齊逐漸偏向統一,那一陣一陣地“殿下萬歲!”聲一陣高過一陣,直至響徹雲霄,震耳欲聾!

毛磊和法裡亞斯儘力安撫著人群,最終在十幾名兵士的全力維持下,每個村名都如願以償地喝到了一碗略帶著鹹味的麥粥,毛磊看著眼前的一切感到十分滿意,他看到每位村名臉上都包含著無比自豪的表情,他笑著開口說道

“分儀村的村民們,努力工作吧!隻要是由我所提的工作,但凡參與並工作的人都能喝到如此濃厚的麥粥!”

“真的嗎?您冇有在騙我吧?親愛的村長大人?隻要工作就能喝到如此的麥粥?真的嗎?”

人群之中突然響起了一陣十分柔和地女聲,毛磊聽著她的聲音隻是覺得十分稚嫩,聲音的主人應該隻是個孩子,毛磊朝自己麵前看去,果不其然,發出聲音的是一位看似隻有十三四歲的姑娘,她那淡綠的頭髮有著些許結塊,臉也和衣服一般都是灰撲撲的,正當毛磊準備進行發問時,身邊一聲不吭的法裡亞斯猛地拔劍將毛磊護在身後

“大人!請退後!她是一名女巫!”

毛磊頓時愣在原地,霎時間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心中驚起萬丈波瀾

“女巫?!”

那旗正飄著的地方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