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開始了,新生活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殿下!殿下!我們要到了。”

一切安靜之中傳來了聲響。

聲響傳入毛磊耳中,毛磊略微皺了皺眉,似乎還沉靜在自己的睡夢之中,迷迷糊糊地呢喃這什麼的樣子。而那位叫著喚著的男子也意識到了不能讓麵前的男人繼續睡下去,在輕聲說了對不起後,用手將麵前的男人搖晃了起來。

毛磊極不情願將雙眼睜開,但眼前陌生的景象立刻將毛磊固有的起床氣衝的一乾二淨,甚至在毛磊背後留下了絲絲冷汗。

毛磊環顧四周和自己的雙手後有些驚詫地對周圍的人問道

“這……這什麼情況?這是在哪?”

而正當毛磊問出這句話後,自己的腦中竟然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段記憶,那是一份並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但對於現在的毛磊那就是可供自己調配的東西,那份記憶竟是如此的自然,就如同毛磊自身親自所經曆過一般。

在那記憶中,自己叫維托,準確的說法是南之蒼狼國海郡城城主德利·弗朗茨的長子——維托·弗朗茨。而在毛磊的記憶裡,現在自己正是收到了父親的命令,前去分儀村擔任村官,協助村長山姆·馬布裡建設分儀村。

這……建設什麼什麼的,分儀村又是個什麼東西?什麼南之蒼狼國?我特麼不是個大學生該去讀那所不三不四的大學日後好找個好死不賴的工作勉強度日嗎?我特麼莫不是穿越了?

想到這的毛磊下意識的否決掉了這有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右手狠狠地在左手小臂上使勁一掐。在感受到了十分明顯的疼痛後,毛磊意識到自己並不是在做夢,而是確確實實,真真切切來到了這麼個莫名其妙的地方。並且自己還和這個叫做維托·弗朗茨的官二代扯上了不小的聯絡,又或者說,自己已經成了他。

勉勉強強接受自己設定的毛磊隨後回憶著維托·弗朗茨留下的記憶,在大體瞭解了後。毛磊不由自主的苦笑了一下,歎了口氣隨後說道:“至少不算太差,這個叫做維托·弗朗茨至少不像是其他穿越小說中不學無術,侃侃而談,燈紅酒綠的花花公子。但毛磊其實一直都知道,維托·弗朗茨實際上一直有這個念頭,隻是父親確實並冇有太多的閒錢可以給他了。”

臥槽!等一下!毛磊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般,隨後毛磊在心中思考著默唸道“係統?”

過了良久,除了毛磊自己心中的回聲外,便再無它物,毛磊無奈地歎了口氣:果然,穿越送係統什麼的都是騙人的。

而就在毛磊,現在應該叫維托。思考事情的時候。在維托邊上護衛的兵士隊長法裡亞斯卻受到了不小的震撼,他壓根就不會想到剛剛被他叫醒的維托公子醒來的第一件事並不是對自己施加嗬斥與責罵。而是反常地掐了自己一下,隨後愣在原地,低頭用著失去光彩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並不算好看的木板。

法裡亞斯曾聽主公德利·弗朗茨城堡中的老傭人說過這個現象,有的人起床後因為身體虛弱會被剛好路過的魔鬼邪祟勾去靈魂。被勾魂的人往往就是這樣低著頭雙目無神,直勾勾地盯著地麵看。

法裡亞斯一直都覺得這是那群老婆婆編出來嚇小孩的扯淡故事,冇想到自己今天竟然遇上了。

而就在法裡亞斯會議那些個老傭人所說的破解之法時,接受自己已經穿越的毛磊將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對其問道:“法裡亞斯,我們現在還有多遠?”

法裡亞斯長歎一口氣,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定了定心神,單膝跪地,隨後開口答道:“回稟殿下,再有一小會就到了。”回答完後的法裡亞斯顯得有些扭捏,在過了幾秒鐘後,法裡亞斯還是將自己的疑惑說了出來:“公子殿下,請恕法裡亞斯冒犯,您剛剛不要緊嗎?”

毛磊看著這個對自己老爹忠誠度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武士那張略顯滄桑的臉,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點了點頭,隨後說道:“剛剛頭有點暈,多謝法裡亞斯關心,我冇什麼問題,你先起來吧。”

法裡亞斯那緊皺的眉頭舒展了不少,但依舊保持這那標準的單膝跪禮,點了點頭隨後對毛磊說道:“是,也請公子殿下注意休息。莫讓德利·弗朗茨擔心。”

毛磊點了點頭,而就在毛磊想著和這名叫法裡亞斯的男子在多交流一下打探打探這個世界的情報時。自己所乘坐的馬車猛烈的晃動了幾下,幸好自己由法裡亞斯所扶著,纔沒有摔倒。

隨著馬車的門被外麵的兵士所拉開,進入眼簾的是一個村莊。灰敗的像是被洗劫過的村莊在一輪陽光下照出了點點微弱的光芒,金色的陽光把村莊顯得有點安靜美好。雖說空氣中時不時會傳來一絲絲混著泥土味的起點文學氣息,但是看著非常安靜美好,彆有一番風光。

毛磊看著這個村莊眼裡閃過一絲光,UU看書www.uukanshu.起點文學自己的父親,還真是給了個好地方啊。

毛磊看著已經迎上來的中年男子點了點頭隨後問道:“你就是分儀村的村長嗎?你叫什麼名字?”

村長在毛磊麵前跪下隨後說道:“回殿下,我是分儀村村長山姆。”

毛磊點了點頭隨後看著山姆說道:“好了,起來吧,讓我們先休整一下吧,上一任村官住的地方在哪?”

跪著的分儀村村長山姆顯然有些害怕,用著哆嗦的語氣答道:“回……回,回殿下…,回殿下的話。我們這,我們這住的不太好,請您不要,請您不要往心裡去,不要怪罪我們。”

法裡亞斯顯得有些懊惱,滿臉怒氣地走了上來,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被毛磊一把攔下,隨後毛磊看著村長說道:“好了,起來帶路。”

村長點了點頭,麻利的站了起來,領著毛磊一行人到了一處看著比較結實的石頭房前停下。隨後毛磊擺了擺手讓村長帶著法裡亞斯和自己的二十幾名親兵去休息。

他這才長舒一口氣,帶著怦怦直跳的心臟和一後背冷汗坐到了冰硬的床上,大口喘著粗氣,過了好一會才平靜下來。

那麼,從現在開始自己就是維托·弗朗茨了!

既然上天給了自己一個這樣的機會,反正回去也是默默無聞一輩子,現在有了新的機會,自己應當好好把握纔是。

想到這的毛磊推開了門,準備迎接新的生活,卻差點因為一腳踩在泥濘的道路而摔倒,穩住了身形的毛磊歎了口氣,隨後說道:“那就先從道路開始改變好了。”

那旗正飄著的地方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