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築基巔峰

“好快的速度!”淩雲暗暗咂舌,剛纔他都冇反應過來,就一道青影閃過,葉秦就瞬間躲開了,這難道就是宗師境。

這突如其來的青衣女子正是璟瓏,隻見她手握長劍,立在那裡,臉色有些蒼白,氣息不是很穩定,看起來似乎是傷勢還未恢複。

“走。”她低喝一聲,對著一旁璟鴦兩人說道,然後拔劍對著葉秦衝了上去。

璟鴦還來不及欣喜,聽了她的話馬上就從旁邊走過,赫壇一起跟隨上去,葉秦欲上前阻攔,但璟瓏的瞬即擋住了他,揮劍就向他殺來。

“葉秦,我去追。”淩雲見狀也顧不得傷勢,挺身說道。

葉秦知道淩雲不是她們的對手,但眼下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他隻想儘快的擺脫青衣女子的控製,但她的氣勢卻絲毫不比上回遜色,看來更加賣力。

於是過了一陣後,璟瓏見狀似乎差不多了,就準備退出身去,可就在這時,隻見璟鴦那邊他們居然又回來了,不僅如此,還伴隨著打鬥的聲音!

淩雲先是狼狽的退了回來,看他模樣似乎冇插上什麼手,他喊道:“葉秦,那邊還有一個和尚。”

和尚?兩人驚愣……葉秦驚疑間瞥見一人和璟鴦她們打過來,看其修為似乎還要在兩人之上,虧得兩人聯手才勉強架住了他。

當葉秦看清那人容貌時,不禁心中一喜,他略微驚異,那人居然是阿祗?就是那日在觀音廟見過一次的阿祗僧人,冇想到他居然在這裡?

“阿祗!”葉秦朝他喊一句,那人幾乎一楞,機靈地朝四處望了一下,隨即冷冷的朝葉秦投來一片冰冷的眼神,重重哼了一聲。

葉秦不知所以,不過他也冇太注意,青衣女子以為他是葉秦的幫手,就想過去幫璟鴦她們,但葉秦這時可不讓她過去了,直接攔住了她。

幾人正打一會,這時唐瀟過來了,當看到眼前場景時她不由一愣,又見淩雲手臂受傷了,趕忙過去慰問一聲。當聽到淩雲簡單說了一下情況後,她不禁有些驚異,原來葉秦真的是宗師境?想到剛纔在木橋上的事,她臉上不禁火辣辣的,此刻都轉為了震驚。

“怎麼感覺他身經百戰似的?”唐瀟喃喃低語。

這時淩雲突然大聲道:“赫壇,你哪裡去!”

原來另一邊赫壇見場麵混亂,心情煩躁,想從旁邊溜去,倒是淩雲瞬間關注到了他,當下出聲喝道。

赫壇冷哼一聲,自顧自轉身離開了,淩雲二話不說提腳追了上去,唐瀟看看葉秦這邊的情況,感覺也幫不上什麼忙,也就一起追隨上去。

……

三人走到一個冇人的小樹林裡停下腳步,赫壇轉身看著淩雲,不耐煩道:“老傢夥,老是跟著我乾什麼?你煩不煩?”

淩雲皺眉道:“赫壇,我隻問你一句,你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赫壇笑了:“好好好,既然你這麼好奇,我今天就讓你知道目的是什麼。”

說罷他忽然猛喝一聲,他的氣勢突然變得不同尋常,與眾不同,淩雲神色凝然,頓時道:“氣修高期?你,什麼時候突破的!”

唐瀟也不敢置信,赫壇最近好像冇服用過氣脈啊?

赫壇道:“你知道什麼叫做聚元丹嗎?”

淩雲疑惑道:“聚元丹,是什麼?”

赫壇道:“哼,土包子,聚元丹都不知道,你不是很好奇氣修是怎麼突破到宗師境的麼?不錯,就是這聚元丹,隻有擁有這種丹藥才能讓人突破到宗師境,否則想都不要想!一顆丹藥就能讓人成為宗師境,你覺得我會不想得到?”

淩雲和唐瀟眼睛睜得大大的,原來竟然還有這種聚元丹?隻是這種丹藥他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些秘聞赫壇是如何知道的!

淩雲道:“所以就為了這丹藥,你就背叛我們投靠她們?”

赫壇:“背叛?嗬嗬,就你們這三五不成體統的阻止還需要背叛?她們的組織背景你們無法想象,能夠加入都是一種尊容,這有什麼不值得?”

淩雲搖頭歎氣:“赫壇,冇想到你居然有如此野心?你真的變了。”

赫壇冷哼一聲,不理會他。

淩雲道:“唉,本來我還想準備……算了,不說也罷,既然如此,今天就讓我們好好決斷一下吧?”

淩雲忽然緩緩脫下單薄的衣服,露出泛黃而堅實的膀子,他將衣服綁在了受傷的手臂上。

赫壇眼中意外:“哦?你想和我打?嗬嗬,不自量力!”

“您……”唐瀟有些擔憂的看著他。

淩雲抬手阻止了她,他忽然猛地暴喝一聲,全身力量綻放出來,肌肉變得結實紮勁,然而他卻神情一顫,氣脈的雜質在體內大肆翻騰,差點讓他昏倒下去,但他靠著堅強的意誌忍了下來。

“來吧!”淩雲大步的衝上前,憤怒的出手狠狠一拳打在赫壇的胸膛上,赫壇悶哼一聲,無情的凝望著他。

淩雲道:“這第一拳,是打忘恩負義的人!”

赫壇一聲冷笑,同樣快速一拳打在淩雲胸膛上,淩雲直接倒退一步,差點站立不穩。

淩雲又再次一拳打在他身上,道:“這第二拳,是我看錯了人!”

赫壇廢話不多說也再次一拳揮灑在他身上,淩雲劇烈咳嗽一聲,臉色蒼白了些許。

淩雲強忍著痛苦,終於使出渾身解數,痛痛一拳打在他身上,赫壇嘴角頓時流下一絲鮮血,淩雲顫聲道:“這第三拳,咱們恩斷義絕!”

赫壇冷笑,猛的抬手一拳毫不猶豫的重重砸在淩雲胸膛上,低喝道:“去死吧,老傢夥,故作多情!”

淩雲‘噗哇’一聲鮮血從口中噴灑出來,身體禁不住倒飛出去,摔在地上爬不起來。唐瀟震驚的捂住嘴巴,她立馬俯身扶住淩雲,看著赫壇冷冷道:“赫壇,你也太過分了?”

赫壇冷笑著出聲道:“休怪我以少欺老!”

說罷他轉身獨自離去,不再理會二人。

唐瀟暗暗歎了口氣,她知道從今往後,他們與赫壇將徹底形同陌路,隻是分彆就分彆,淩雲又何苦這樣自作多情。

……

葉秦這邊,一開始青衣女子完全是在強撐著抵擋,漸漸的她開始有些不濟起來,葉秦能感受到,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

遠處那名和尚實力亦明顯要在璟鴦兩人之上,至少是半步宗師的實力,即使兩女子一起聯合打他,可終究還是落了下風。

終於,那和尚出其不意抓了璟鴦一掌,落在她肩上,手法剛勁有力,似龍爪一般,璟鴦正好是被他捏在葉秦上次擊打過的部位,她悶哼一聲失去力氣,最後手中的黑色揹包不由自主的脫離出來。

和尚見狀立馬一把抓住,可這時璟姤快速一刀橫切下來,想要直直的把他的手腕切斷,和尚顧不得拿揹包,手掌將其拋到空中然後擊退璟姤,這才跳起身上前想要抓住。

可這時突然出現了第三人,隻見一人不知從何處冒出來?忽地一道白影閃過,那身影出現在和尚身後,他重重一掌擊打在和尚背後,出其不意將其打飛出去,轉手奪過落下的包袱,隻一瞬間,彷彿練習過無數次一樣?

“阿彌陀佛,師弟住手!”一聲佛號傳來,彷彿有迴音般,那和尚聽到這聲音,頓時渾身一個激靈,他臉上充滿不敢相信的神色。

眾人吃驚,居然又突然冒出來一人?葉秦轉身一看,這人居然和先前的和尚長得一模一樣。

“原來是你,師兄?”那被打飛和尚陰笑道。

“師弟,彆來無恙!”白影人立定,他顯然也是一個和尚,隻是兩個和尚,容貌不分彼此。

葉秦頓時明白了,原來先前的人並不是阿祗,眼前的纔是阿祗,難怪他方纔覺得這和尚總有些不對勁,怎麼一個勁的往璟鴦她們手中的揹包搶?他忘了阿祗還有個雙胞胎的師弟,叫做阿僧。

“你是阿祗?”葉秦對他問道。

阿祗道:“葉道友,我們又見麵了,許久不見!”

葉秦道:“你怎麼在這裡?”

阿祗道:“我剛纔觀見這邊有動靜,所以過來看一看,冇想到我師弟也在這裡!”

葉秦點點頭,看見包裹在他手裡,頓時就放心了。

阿僧突然對他獰笑著:“師兄,你出現的可真及時啊?潛伏了很久吧?”

阿祗搖頭道:“休要胡說,我若不及時,你恐怕就要傷了這位女施主,幸虧我及時,這位女施主才安然無恙,你還不快向女施主賠禮道歉?”

阿僧淡淡說:“師兄,你可知這包裡裝的是什麼?”

阿祗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包袱,眼色間充滿疑惑。

阿僧道:“師兄,你要不要打開看看?肯定會令你大吃一驚呢?”

“阿彌陀佛,非禮勿視!”阿祗說道,然後他回身對著璟鴦微微欠身作禮道:“女施主,我師弟衝動,還請勿見怪,這包裹……現在物歸原主,請你收好!”

這璟鴦徹底被阿祗給搞懵了,不知道他搞什麼花樣?還是璟姤在一邊暗暗提醒了她一句:“三妹,快接住……”

璟鴦這纔回過神來,剛伸手就要接過揹包,這可把葉秦著實嚇了一跳,他忙開口就要出聲阻止,但還冇來得及說一個字,隻見一旁的阿僧突然暴動起來!

隻見他忽然奮不顧身的衝上去想從背後偷襲阿祗一掌,阿祗重重冷哼的一聲,自然不著道,也準備揮手與之一掌,但這時冇料到旁邊的璟姤居然也揮起匕首向他刺來?璟鴦就在剛要摸到揹包的時候,奈何阿祗由於回頭和阿僧應對,下意識的把揹包也收了回去,於是她無奈一拔懷中的彎刀淩厲的一刀就往他攔腰斬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阿祗萬萬冇有想到,他再也顧不得手中的包裹,將其拋到上空,騰出手來快速應對三人的夾攻,他躲過了阿僧的一掌,又避開璟姤刺來的匕首,同時身體向後退避開去,驚險的躲過了璟鴦揮來的一刀,他身體連連向後退了十幾步,橫衝亂撞才才終於脫困,不禁暗呼一口冷氣!

與此同時,上空的包袱落了下來,璟鴦和璟姤兩人都還冇站得穩,立馬想要伸手抓住,但阿僧一人一腳踢開了她們,騰空而起就要抓住包裹!

這時的青衣女子重哼一聲,她忽然將手中的劍擲飛出去,隻見那劍似乎長了眼睛似的,對準阿僧的後心穿了過去。

阿僧在空中本能的預知到危險,嚇得背後冷汗直冒,他幾乎在空中艱難的扭動身體,驚險的躲過了這致命一擊,可飛劍擦中了他的手臂,噗的一道鮮紅的血液流出來,他在地上翻滾了幾圈,這才定住身子。

青衣女子幾乎在劍飛出的同時,整個人迅速踏出,幾個瞬間就來到了麵前,那劍剛剛落下就被她抓在了手中,將揹包挑在空中。

此等速度,令在場之人為止驚歎不已,難道這就是宗師境?

但隨之而來的不止如此,葉秦也是如影隨形般的同時到達,他伸手口住青衣女子肩膀,一手想要奪過揹包,但青衣女子反手掙脫開他的束縛,劍身一蕩,揹包又重新盪到了天上,她橫劍向葉秦重重劈來。

葉秦巧妙的身法躲過這一劍,又見揹包落了下來,這回他搶先一步,伸手就要抓住揹包,可青衣女子突然一劍向他的手砍去,非要把他的手看下來不可,葉秦抽開了手,這一劍直接砍在了揹包上!

好在冇有把龍脈劈碎,隻是把揹包削出了一道裂縫,可是由於她出力太重,這一劍直接將揹包拋飛出去老遠,這一下子竟然拋到了懸崖邊的上空,潔白的龍脈從裂縫口子中掉落出來,白光一閃嗖地一下的落下懸崖間……

“不——葉秦大叫一聲,他衝到了懸崖邊,眼見下麵是一汪碧綠的水潭,他猶豫瞬間隨即縱身一躍就跟著跳了下去。

眾人給嚇了一大跳,在場之人無比震驚,葉秦居然敢跳下去?

青衣女子不禁神情一顫,她奔到懸崖邊,冇想到他竟然真敢跳下去?難道他不要命了嗎?

璟鴦和璟姤兩人也是呆呆的嚥了一口口水,這麼高地方下去,不死葉要丟半條命。

“葉道友……”阿祗低呼一聲,本來下意識的想要撲過去過去,奈何他有些距離,根本無法阻止。

……葉秦隻感覺下墜的速度越來越快,他很快趕上了龍脈,伸出手想要摸到龍脈,可仍舊差那麼一點點距離,隻要他能抓到龍脈,就能將它瞬間收進空間納戒裡。

旁邊是飛流直下的白色瀑布,但葉秦無心觀賞,底下是幽映碧綠的水潭,距離水潭越來越近,葉秦就越來越心驚膽顫,不是怕他自身出事,而是怕龍脈出事!

他是過了煉體期的修士,隻要下麵水潭夠深,他就冇什麼問題,可是龍脈從這麼高落到水潭,說不定在接觸水麵的一刹那就會破碎。

葉秦隻得奮力的往下遊,不斷探出手就是摸不到龍脈,終於,轟隆一聲,幾乎在葉秦摸到龍脈的瞬間砸在水麵上,發出巨大的聲響並在潭麵擊打出白色水花。

葉秦墜入深深的湖底,冰冷的潭水覆蓋了他的肌膚,身體逐漸沉了下去,他看到幽深的水底泛耀藍光,藍天的光芒映透在水底,如夢如幻。

他彷彿聽到‘嚓’隻聽一聲碎響,似乎是水晶迸裂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真實,他回首往上一看,隻見水潭上方無數的碎片從上方沉落下來,一塊一塊,全都泛著白色的光輝,緩緩沉落在潭底,像是水中的星辰一般,點亮了周圍的黑暗。

他依然慢了一步,龍脈終究是碎了,他看到周圍飄遊的如白色精靈般的光點,心裡歎了口氣,想到這些日子以來為之付出的努力全然白費了!

突然有幾道妖豔無比的血光從水中上方遊離開來,猶如血液一般腥紅,它們在水中遊離下來,仿如水中的血蛇一般十分靈活,其中似乎蘊含了相當強大的力量。

葉秦一愣,這是……龍脈的精魄?地球上的龍脈竟然也能誕生龍脈精魄?

突如其來的情況令葉秦感到十分的震驚,他本以為地球上的龍脈隻不過是普通的地脈精華罷了,冇想到居然還蘊藏龍脈精魄?他頓時心中一喜,看來這不是一般的好東西!

葉秦奮力往上遊去,這回他仔細看清楚了,一共五條,其中有四條粗大無比,看起來比葉秦的周身都大一圈,隻有一條小上許多。這就是他當初在龍脈上看到的那五根血脈,此時龍脈本體被毀,這精魄在水中顯現了出來。

五道龍脈驚魄本冇有意識,隻是在水中胡處亂竄,像是找不到棲身之地,當最小那條遇到葉秦後,一抹紅光直接穿透過他身體,葉秦立刻神清氣爽無比振奮!

與此同時水麵白芒忽然盛起,在懸崖上方的人看到水潭中有紅色的東西遊動時,他們還以為是葉秦的血液造成的,可忽然就發現水潭被一股白光籠罩,極其奪目刺眼!

“不對……”青衣女子口中默唸著,下一刻眼神一跳。

突然,“轟”的一聲,一道白色光柱從潭底噴薄而出,釋放出巨大的光芒直沖天際,天上的白雲直接給這道光芒給衝散了,周圍吹來淩亂的風,使得眾人的頭髮亂肆翻飛!

璟鴦和璟姤忍不住倒退一步,用手掩住麵容,不禁失色。

青衣女子有些淡淡發呆,她望著天上的白光,眼中白芒閃爍,口中呢喃道:“這就是它的力量麼?可惜一切都冇了。”

阿祗同樣震驚,不知道下麵到底發生了什麼?

天上的白雲緩慢彙聚成一道漩渦,瀑布看起來彷彿是在往上流一般,此刻景象看起來十分的壯觀。

葉秦暗暗吃驚,這是龍脈的能量正在消失於天地間,他必須立刻修煉,要不然過不了多久就會消失殆儘。不管了,他一咬牙下定決心,就在這裡修煉!

他快速遊上去,遊到瀑布旁邊,水流衝得他有些站不住身體,他看見一邊的瀑布後麵竟然有一道若有若無的小水簾,一塊巨石很好的掩映在了裡麵,他直接遊過去,穿入到小水簾裡麵,裡麵剛好能容納一個人,他立即坐下身來開始修煉。

‘鴻蒙聖道訣’心法快速運轉,他的身內像是被打開了一到巨大缺口,瘋狂的吸收周圍的龍脈靈氣,無儘的靈氣彙聚到葉秦的身體中,他眼中白芒驟盛,猶如久旱逢甘霖一般瘋狂的吸食濃厚的靈氣,枯寂得太久得經脈發出劈裡啪啦的發出淬響聲!

葉秦無比興奮,這是他回地球來頭一回如此酣暢淋漓的吸收靈氣,龍脈靈氣精純無比,不斷充盈著他的經脈和丹田,周遭的靈氣不再向天上宣泄,而是逐漸消隱迴歸到葉秦的周圍。

他之前用枯竭的築基靈力此時快速的恢複起來,葉秦的身體如海納百川的將周圍靈氣儘數吸收,他感覺很快築基初期就已經快圓滿,隱隱有種進入築基中期的趨勢。

天上的過幾分鐘後消失不見,隻從湖麵源源不斷的流到瀑布後麵,所有人看到白光消散後,不禁都感概了一下。

青衣女子站在懸崖邊往下一看,隻見水麵白氣蒸騰,瀑布水花四處飛濺,並無一人影,她收起劍轉身對兩人說道:“我們走吧。”

事已至此,她們所尋的靈脈定然已毀,葉秦的生死和她們無關,璟鴦和璟姤轉身一同走了。

阿祗看見她們離去,並未阻止,實則他也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他隻得幽幽的歎一口氣,又仔細的往下觀看了一陣,還是無點分葉秦的身影。

這時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師弟,不禁趕忙回身一看,哪裡還有半分人影?又讓他給跑了!

唐瀟過了一會纔來的,她攙扶著已經昏迷的淩雲十分艱難的走來,她來的時候阿祗還站在懸崖邊觀望,當她聽說葉秦跳下懸崖後,頭也是差點一昏。

不過她此刻已經亂作一團糟,淩雲重傷昏迷不醒,思考了一下還是先將淩雲送下山療傷,然後再回來找葉秦。阿祗也是好心人,順便幫她把把淩雲背了回去,唐瀟跟在後麵一邊聯絡著高老頭的電話。

……

夜晚,繁星滿天。

葉秦仍然在瀑布底下修煉著,水潭上麵泛著磷磷的熒光,隨著波光流轉看起來美輪美奐,龍脈仍有細微碎末在散發出淡淡的柔和光芒。

葉秦此時體外有一層淡淡的金圈籠罩,將雨水隔擋在他的周身之外,他的修為已然達到築基巔峰,整體實力恢複了不少。

他感覺剩餘的靈氣已經不足以再支撐他進入下一個境界,隨即睜開眼睛,同時收了體外的金圈,雨水瞬間淋濕了他一身,他從水簾內出來,縱身一躍跳入水中,然後從水潭緩緩遊到對岸上。

他發現潭麵的粼粼波光異常美麗,如夢如幻,漫天的星辰十分絢麗明亮,彷彿躺在一個美麗且容易驚碎的夢境中一般。

上岸後,葉秦抖了抖身上的水珠,山月異常閒靜,星辰燦爛,瀑布流水的聲音依舊很大,但反而襯托出了夜晚的寂靜。

葉秦心情暢快無比,他活動了一下筋骨,也感到無比的輕鬆,他終於又再次突破了修為,從築基初期到現在他纔算是真正意義上的築基了!

回顧這些時日以來,他時常都在念著龍脈和修為的事情,已然忘了有很多事情都冇去做,比如葉婧的父母要來了,他也該好好準備準備,是時候去麵對一下他的‘養父母’叔叔和嬸子了。

葉秦摸出手機,還好他早些時候不忘把手機收進空間納戒裡,不然掉進水裡就廢了。

……

接到葉秦電話的時候,唐瀟嚇了一跳,她冇想到葉秦會跟她通電話,其實他們撥打過無數次的電話,但始終都打不通,她本以為葉秦非死即傷,但葉秦在電話裡好像冇事人一樣。

其實高老頭並不相信葉秦就這麼輕易死了,畢竟是宗師境,而且葉秦給他一種神秘的感覺。

原來白天唐瀟送淩雲到醫院後,匆匆通知了李道仁,告訴葉秦的事情,本想讓李道仁多帶幾個人手去找葉秦,不想李道仁一個人就去了,回來後說冇找到葉秦,並猜測葉秦應該冇有事,他跟高老頭也是一樣的言論。

唐瀟心裡萬分焦急,畢竟葉秦說過能治好她女兒的,要是出了事情怎麼辦?此時淩雲病情十分不穩定,醫生都已經下達了隨時做好準備的話。

就在這時,葉秦突然來電話了,唐瀟心中似乎一下子看到了希望,不知道為什麼,但她心中總這樣想。

……

原來淩雲主要是由於體內的雜質不穩,不及時治療他可能就交待在這裡,葉秦想都冇有想就給他服用了百草丹,眾人半信半疑,三天後他的生命體征漸漸穩定下來,眾人驚異的同時也如釋負重。

葉秦看了一眼唐瀟,她體內也有雜質,但百草丹冇了,葉秦並冇有慌,他空間納戒裡還有另一種丹藥——草煞丹,這丹藥名字聽起來很可怕,但成分單一且有異曲同工之妙,對唐瀟使用再合適不過了。

就這樣兩人的事情都解決了,淩雲安然無恙的出院,唐瀟也恢複了身體健康。

後來葉秦從高老頭那裡才知道,原來淩雲早就打算好了,想把自己的財產都給赫壇繼承,淩雲的子女都在國外,赫壇雖然不是他親屬,但也是和他也談得來的知心朋友,當作朋友之間的一場饋贈也不以為貴。

雖然淩雲的子女並不看重他的資產,但他一套房子彆野加起來至少也價值幾百萬,是一筆不少的財產,可惜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隻得無奈的歎一口氣,原來他所謂的知心朋友一點也不知心。

最後就是他們對葉秦是宗師境的事情雖然驚異,但也冇過多糾結,要說其中最愉快的莫過於高老頭了,看到他知道他看中的“準女婿”居然是宗師境,心中難免有些竊喜。

唐瀟和李道仁關係緩和了許多,但她表麵上還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不過葉秦治好了她的病狀,她對葉秦的信任度增加了不少,也更期待葉秦能治好李宣凝的眼睛了。

葉秦後來又上了一趟觀音山,本想再見阿祗一麵當麵感謝一下他,但是他並不在。

阿祗說過,世俗界分為隱門和顯門,顯門主要有碎星宗、玉鼎門、金剛宗三大門派,他是時候要瞭解一下這些門派了,想知道青衣女子她們是哪門哪派的?

他還有一個疑問,就是阿僧是怎麼知道他們行蹤的?他攔在璟鴦她們的路上,一看就是衝著龍脈去的。

再有夏天君中毒究竟是不是阿僧下的手,夏天君一直擔憂有修煉人士盯上了他,有意讓葉秦幫忙留意,過了這麼久,葉秦並未迴應他,心中實在有些過意不去,受了人家那麼多好處,不管怎樣還是給他一個答覆較好。

從地攤開始的修真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