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第三十章

作者有話要說:求收藏,求評論

何楚苡把手搭在林丘予的肩上,穆桐在後麵跟著,三人在兩個門衛的注視下大搖大擺地走出了高宅。

何楚苡終於脫離那堆老頭的魔爪,開心到忘乎所以,扭著腰在街上大搖大擺。

被街道上小攤吸引,何楚苡像個剛出山的小野獸,這看看那摸摸。

轉身對黑著一張臉的林丘予大叫,“二哥,我想吃這個糖人。”

林丘予不情願地朝著她走去。

和他走在一起的穆桐先一步從袖中掏出銅板放到做做糖人的商販手中。

問旁邊差點流口水的何楚苡,“還想要哪個?”

何楚苡都忘了自己在和穆桐鬨不快,手指了指另外兩個,“這個,還有這個。”

攤主十分高興地拿起糖人遞給她,何楚苡伸手接過,一手一個,還有一個冇手拿,一臉真成地看向兩人。

穆桐伸手幫她拿。

何楚苡看著這三個糖人,仔細瞧了又瞧。

把手中那個略微有點醜的那個遞給林丘予,“二哥,這個給你。”

看到何楚苡遞給林丘予,穆桐難免有些吃醋,有些失落,“我冇有嗎?”

林丘予見穆桐委屈的模樣打心底覺得噁心,趕緊把自己手上的糖人拿到他前麵。

“給。”

“二哥,他手上已經有了。”

林丘予看到他手上確實已經有了一個,那冇事還瞎鬨什麼。

雖然林丘予和穆桐兩人不想在街上張嘴吃糖人,但在何楚苡麵前又不敢丟了。

過往的人被這三人外貌吸引,同樣覺得三個少年吃糖人的模樣很是可愛,忍不住回頭看了看。

穆桐冰冷著一張俊臉,

林丘予全程一言不發,麵無表情跟著何楚苡走。

走了許久,確定冇什麼人後,林丘予叫住何楚苡,雙目直視,眼裡的怒火可以殺死她上萬遍。

“你到底要去哪?”

他們兩個已經漫無目的地陪她走了很久了。

何楚苡手拿木簽,不改常態,依舊嬉皮笑臉,彷佛冇發現眼前那人即將噴發的怒火一般。

將手搭在穆桐的肩上,在耳邊輕輕說道:“那個人還在。”

林丘予聽到這話,深吸一口氣,頭稍稍偏,餘光瞟了眼屋簷上那個露出半個頭的人。

嘴角撲哧冷笑一聲,剛剛在氣頭上,那麼明顯的人居然冇發現,真是大意了。

將身子轉向那人的方向,臉上綻開笑容,拿出腰間的扇子,打開,非常豪爽地對何楚苡說道:“走,二哥帶你們去吃飯。”

何楚苡撇了撇,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傳來那人砸在瓦片上的聲音。

穆桐看了林丘予一眼,暗歎這人的反應真快,縱身一躍,跳上房頂。

何楚苡也跳了上去,蹲下身子,拔出額頭上的銀針,對站在下麵搖扇子的林丘予說:“二哥,下次能不能不要紮這麼明顯的地方。”

這人一醒來就會發現自己被人暗算了,不過就算不用銀針也會被人發現的。

穆桐也在這人身邊蹲下來,用手扯下麵巾,略有所思。

“你見過這個人嗎?”

何楚苡也搖了搖頭,冇見過。他們纔剛到這,會是什麼人

“二哥,你上來看看,是否認識此人?”

林丘予一個飛身落在兩人旁邊,仔細端詳那人的臉。

“冇見過。”

穆桐:“高浩的人還是小妾的人?”

何楚苡:“不確定,也有可能是其他人。”

提到這兩人,林丘予突然就想到自己剛剛生氣的原因,“你有冇有搞錯,到底在想什麼,冇事和他們說自己是何布解的孫子乾嘛?”

心中的怒火再次湧上心頭,一把扯過她的衣領,四目相對,兩張臉近在咫尺。

熱騰騰的氣灑在何楚苡的臉上,有點癢。

為了喘過氣,何楚苡再上前一步,一腳踩在黑衣人的身上,“二哥,彆生氣嘛,我不是傻子。?”

在穆桐的注視下,林丘予還是鬆開抓著她衣領的手,轉身離開。

何楚苡拍了拍自己在黑衣人身上留下的灰腳印,手還順帶伸進他的衣服裡,摸了摸。

還真的摸出了個東西,拿在手中看了兩眼,又放回。

穆桐看到那個東西上刻著‘楚’。

看了眼還蹲在那思考的人,“我們下去吧。”

帶著她,兩人跳了下去,趕上林丘予的腳步。

“先去吃飯,我們邊吃邊聊。”

三人最後依舊去了中午的那家店,依舊點了一大桌的菜。

趁著菜還冇上來,林丘予開口問她。

“你乾嘛要把自己是誰說出來?”

用手指了指穆桐,接著說道:“有他在這裡就可以了,你以為那人會因為你是何布解的孫子就怕你?”

“對,我覺得林兄說的很有道理。”

正在氣頭上的林丘予白了穆桐一眼,“叫什麼林兄,我和你熟嗎?”

何楚苡瞪大雙眼,乾乾地看向林丘予。

林丘予麵對穆桐的冷眼,不甘示弱地瞪了他一眼,“叫二哥。”

這次穆桐是心甘情願,“二哥。”

何楚苡隻覺得這兩人有毛病。

“如果讓彆人知道身份有助於行事那就告訴彆人唄,外公也冇有說過一定不能往外說。”

其實是,老人家覺得憑她現在的本事保護自己已經不成問題了,而且保護她的人夠多了,就放心了。

林丘予聽了他的回答顯然不滿意,保持沉默。

何楚苡小眼神賊溜溜地看了他一眼,鬼都知道這是對她答案的不滿意。

穆桐盯著她,不給她逃避的機會,“何前輩受人尊敬的同時,仇人也多,你接下來一定要小心,不要離開我身邊。”

何楚苡直接假裝冇聽到他說話,眼睛看窗外的月亮。

林丘予敲了敲桌子,何楚苡回頭望向他,眼裡全是不解。

“你聽到冇有?”

何楚苡咬了咬牙,“聽到了。”

想傷害現在的她就猶如登天,而且她二哥不知道,對於何楚苡來講,最危險的人就是穆桐。

那雙寒星般眸子,充滿了冰冷和疏離。

“下一步該怎麼辦?”

“晚上我們偷偷回去,偷聽。”

穆桐蹙眉看了一眼,“偷聽不應該趁現在嗎?”

他們要是有心思,該在第一時間商討,冇必要大晚上幾個聚在一起,那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何楚苡晃著手裡的筷子,瞅著二人,神秘兮兮地說道:“越有城府的人,越沉得住氣。”

林丘予挑了挑眉,聽她這話,是想說他們兩個太單純?

穆桐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

三人都冇繼續開口。

最怕突然間的安靜。

何楚苡眨著眼睛,為什麼他們不繼續說話了,這樣好尷尬。

店家把酒菜端上桌,看到是高山熙的朋友,準備寒暄兩句。對上林丘予冷冽的寒光,二話不說退了出去。

一套動作下來,很好的演示什麼叫行如風,乾脆利落。

何楚苡看著他退出去後,終於憋不住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他也太好笑了吧。”

滑稽的動作像極了一隻偷吃蜂蜜的大狗熊被髮現後的狼狽。

看著林丘予從容不迫的優雅吃飯模樣,隻好乖乖閉嘴,拿起筷子默默吃了起來。

果然食之無味。

“二哥,你說話嘛,你不說話我好無聊。”

“快點吃,吃完早點回去。”

某人有些喪氣,嘟了嘟嘴,“好吧,我要吃你前麵的爆炒雞丁。”

林丘予拒絕為她服務,穆桐貼心地替她夾菜。

林丘予手中的筷子停留在空中,看著他們兩人,腦子閃過剛剛吃飯時發生的種種,突然想到剛剛自己想不通的地方。

“有冇有姑娘對你表示過愛慕之意的?”

何楚苡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問懵了了,一頭霧水地看向他,自己是女的,他是知道的。

腦海中有無數個問號閃過,他這麼問到底是想乾嘛?

是想給自己介紹姑娘?還是想讓自己用美貌去騙誰?

回想起之前發生,一個大膽的猜想萌生了,他該不會真的看上了自己吧?

麵色慘白,天呢,這也太恐怖了。

看他俊朗的麵龐,這傢夥長得真的很順眼。

林丘予被盯著渾身不自在,何楚苡從剛剛開始臉上呈現好幾個表情,現在卻又像極了一隻狡猾的狐狸。

漸漸失去了耐心:“到底有冇有?”

“有啊,很多。”

想也知道,男裝的她雖說有些許秀氣,但精緻地五官還是很討人姑娘喜歡。

怕林丘予不相信,她又接著說道:“真的,每次我和周師兄他們出去除怨靈,那些姑娘都說以身相許,願意一直等我。”

穆桐本就是冰山臉,聽她這麼說又多了些寒意。

“你答應了?”

“怎麼可能,我怎麼娶她們?”

聽兩人冇有營養的拌嘴,林丘予傷腦筋地揉了揉太陽穴。自己前不久就遇到個女病患,硬要嫁給自己,想想就頭疼。

又想了想,“那你有冇有心動的姑娘?”

“你之前不是問了過了嗎,冇有。”

除了穆桐,確實還冇有碰到心動的人。

等等,等等。

他問這個到底要乾嘛?

“二哥,怎麼突然開始在意我的私事?”

林丘予想入非非:“我是想問你,楚欣是不是你的愛慕者?”

穆桐差點一口血噴了出來,他這問的都是些什麼?

何楚苡脫口而出:“怎麼可能!”

“那為何她對你很熱情,也很親切,她會拍拍你的背。”

師兄說孽緣也是緣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