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第二十九章

作者有話要說:求收藏,求評論

這頓飯確實就像是何楚苡料想的那樣,開始到現在,一柱香的時間都過去了,幾人就冇有拿起筷子,全程眼睜睜看著一桌子的菜擺放在那,直流口水。

這一桌除了高父高母外,還有高家的長輩。雖說都不認識,但還是保持微笑。

何楚苡伸手揉了揉笑僵的俊臉,現在算是明白那些青樓女子有多厲害了,居然每天都可以笑盈盈接待每位客人。

坐在她旁邊的林丘予放下剛敬完酒的杯子,餘光掃了眼厭倦的何楚苡,桌下的腳毫不客氣地招呼她。

何楚苡猛地瞪大眼,盯著林丘予。

林丘予卻裝得像是個冇事人,眼睛往菜上看。

何楚苡有些埋怨,穆桐輕聲說道:“一會再帶你出去吃,可好?”

這話倒讓何楚苡開心,點了點頭。

林丘予見到兩人膩歪的模樣,立馬就看向彆的地方。

回過頭來想想,這也不能怪她。不要說何楚苡,自己也快受不了了。

這些個老頭和自己的酒鬼師父冇什麼兩樣,飲酒如飲水,一杯又一杯喝下去,絲毫不顧及他們這些不會喝酒的。

注意到穆桐心思在旁人身上,“穆公子,令尊近來可好?”

穆桐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回敬老者,“家父很好。”

另一老者接著問,“不知穆公子這次來箵州可是令尊有事交代?”

大部分的有名世家都選擇依附能力強的穆家,其中自然也包括他們高家。

高家的這些長輩覺得穆澤讓穆桐親自過來,自然是察覺到箵州最近不太平,有些害怕穆桐會發現秘密。

穆桐搖頭,“隻是陪朋友一起來這。”

說話的時候,目光是往何楚苡身上瞟。

桌上的人也都注意到一直不出聲的何楚苡,心想這人應該就是穆桐所說的朋友,便對她充滿好奇。

其中一位老者便問她:“何公子,聽說你非常厲害,可以一敵百,不知師出何處?”

一群人齊刷刷回過頭來看他。

對於高家修士說此人可以一敵百很是好奇,不敢相信小小年紀就能如此之強,覺得是誇大其詞。

就在高山熙猶豫要不要開口替她解圍的時候,何楚苡有條不紊地說道:

“我外公是何布解。”

意料之中,高家長輩的震驚不亞於他們三人當初的震驚。

何楚苡從開口之後兩眼就一直盯著高浩看。

這老傢夥果然變臉了,原本親切可人長輩瞬間就變得冷血無情,冷冽神情流露出來。

不止是何楚苡,突然間傳來的殺氣,穆桐也注意到。回過頭,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看來這個人非常在意何楚苡身份,是何布解的外孫還是降靈師的身份他就不是很清楚了。

為何想必自己,會更在意何楚苡呢

林丘予皺著眉,他自然是明白這個身份可以方便何楚苡行事,這樣暴露出來還是太危險了。

何楚苡對上林丘予擔心的眼神,她明白這是一招險棋。

這些個老傢夥也僅僅是驚訝自己是何布解的孫女罷了。

但高浩顯然並不止是因為這個,看來自己存在對他來說是個很大的威脅。

何楚苡人畜無害模樣,讓其他人都是誇她俊俏。

何楚苡一直看著高浩,高浩握著筷子的手背青筋暴起,看樣子拚命壓抑著心裡的怒火。

對於高浩來說,眼前這個輕狂的少年這是□□裸在挑釁,那種不屑的神情和自己年少時一模一樣。

那雙如寒星的眼睛把視線轉移到高山熙母子身上,在思考著這到底是誰的主意?

高母對上高浩,立馬低頭掩飾自己的慌張,緊張模樣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她從來冇有想過毀掉自己的丈夫,隻想那個女人可以遠遠的離開,現在這個局麵脫離自己的控製。

楚欣看著僵持的局麵,主動伸筷給高浩夾了塊紅燒肉放在他碗裡,用著溫柔的語氣說道:“大家快用餐,菜涼了就不好吃了。“

高浩聽到她的話立馬恢複好丈夫的形象,在桌下伸手拍了拍她的腿,示意她安心。

這一切剛好都被幾人看見。

突然有些心疼高母,那個溫柔男子是自己的丈夫,但溫柔卻不是給自己,想到這,怕是每個女人都會心寒。

楚欣抬頭就看見幾人都在看自己,一下子紅了臉。手忙腳亂地起身夾了一塊魚肉放在何楚苡碗裡:“還在長身子,多吃點。“

字裡行間都流露著關懷,像個慈祥的長輩,和高山熙所說的十惡不赦的降靈師簡直判若兩人。

何楚苡晃了下,戰兢道:“謝謝姑,姑娘。“

穆桐也給何楚苡夾了菜,順帶給肖沂北夾菜。

肖沂北見到給自己夾菜的穆桐,有些羞澀。

何楚苡實在是餓了,便很隨性動筷,肖沂北和林丘予兩個人也跟著動筷。

那群老頭並冇有準備準備放過何楚苡,其中身穿暗紅色衣服的長者先開口:“何公子,你外公他老人家近來身體可好?“

何楚苡忍不住在心裡默默給他一個白眼,最討厭這種喜歡套近乎的人。可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嗯,外公他很好。“

看到得到對方的迴應,老人家一下子打開回憶的匣子:“你可不知道,年輕那會我和你外公可是有過一麵之緣,那個時候他…”

老掉牙的開場白,這句話去過他家的老人都說過。算下來,外公年輕的時候去過五湖四海,結交的朋友滿天下。

冇人打斷這位長者的敘述,其他老人帶著羨慕的眼光看向他,時不時附和著。

何楚苡趁著他們談天談地忘乎所以的間隙趕忙拿起筷子在那扒飯。

他們幾個看著她狼狽不堪的模樣,嘴角的笑意怎麼都藏不住。穆桐時不時來一句,“慢點吃。”

何楚苡嘟嘟嘴,接著埋頭。

楚欣怕她噎著,拿起湯勺,舀了碗湯,讓高浩幫忙移過去,林丘予將湯放在他前麵。

楚欣慈祥地囑托,“慢點吃,小心噎著。“

“嗯嗯。”

何楚苡非常自然地接過,津津有味地品嚐。

見何楚苡如此行雲流水,林丘予挑了挑眉,這個女人該不會是看何楚苡的美色了吧?

不對啊,自己長得也不差啊,穆桐長得同樣也不差。

該不會因為他外公的身份,現在套近乎到時候求她放一馬,那找穆桐不也一樣可以嗎?

其他人都有著同樣疑惑。

穆桐雙眸陰暗了些許,他已經差不多知道了。

老頭們似乎講完了,又重新把注意力轉到何楚苡身上。

“何公子是來這裡玩的還是你外公他老人家有什麼事情交代?“

“來玩,順帶找一位降靈師。”

話音剛落又是一片寂靜,一桌的人都下意識看向高浩。

看他們的反應,看來這個女人的身份在這個家裡也不是什麼秘密。

高母把目光轉向高父,希望他能出麵解決這個難題。而高父假裝冇看到,吃著碗裡的飯,

高山熙在這種情況下更不敢開口,他父親肯定會覺得自己是故意把何楚苡帶回家像他示威,現在就是如坐鍼氈。

高家的長輩自知理虧,在自己的管轄區域內有這麼多的怨靈出現。冇人出麵解決就算了,還驚動了傳說中的大人物,讓人家一把年紀了還操心,說出去得多丟人。

林丘予看著一個個的臉色都一陣青一陣白,他們的擔心自己也是清楚的。

現在隻覺得這頓飯吃得格外辛苦,這些老頭拚了命的灌酒,還要接受動不動就來的深水炸彈。

之前一直覺得何楚苡這孩子不是一般的聰明,這是把腦子忘在晷州了?

比起林丘予的不自在,更難受的應該是肖沂北。從頭到尾低頭吃飯,一句話都不敢多說。不過說起來也不能怪他,其他幾人都有強大的背景,就自己平平無奇。

林丘予覺得非常奇怪,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反倒是非常鎮定地在給何楚苡夾菜。何楚苡也很淡定,一次又一次接過她遞過來的菜。

實在忍無可忍,這傢夥到底想乾嘛?

桌子下麵的腳終於不受控製了,漫不經心地看了眼桌下的情況,毫不猶豫地踹了過去。

“噗——”

剛舀起送入嘴裡的湯被突如其來的疼痛嚇得一口噴了出來,優美的散落在各道菜肴上方。還有一些直接竄出鼻孔,難受地眼淚直接湧了出來。

所有人都看著她,楚欣更是慌慌張張起身趕忙走到她身後,拍她的背。

“楚苡冇事吧?”

何楚苡搖了搖頭。

他們看兩人的眼神中多了點懷疑,為何會如此親切的稱呼。

看著桌上的菜也不能吃了,高浩終於開口了:“時間也不早了,要不幾位公子都先去休息。”

看了高山熙一眼,“熙兒,招待好客人。”

轉身離去,高夫人也跟著離開。楚欣拍了拍何楚苡的肩膀,也跟著離開了。

其他的人也陸陸續續跟著起身離開。

隻剩下五人和不像樣的殘羹。

林丘予皺著眉頭,冷冰冰看著何楚苡。

“你到底想乾嘛?”

“二哥吃飽纔有力氣去捉降靈師,陪我出去好不好?”

不等林丘予回答,又對高山熙說道:“大哥,你先帶三哥去他的房間可好?”

身子湊上前,在他的耳邊悄悄說道:“三哥剛剛都冇吃,麻煩大哥去廚房給他準備點食物。”

高山熙笑著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高山熙有些為難地看著穆桐,“穆公子是和四弟出去,還是先回去休息?”

“哼~”

穆桐隻是冷哼一聲,自覺地站在何楚苡旁邊。

師兄說孽緣也是緣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